追蹤
惡魔島主與七小福
關於部落格


我最近的書籤HEMiDEMi
  • 240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二十幾年前,有個學生家長...

這種事在部落是少有的舉動,老師拜訪家長,搭理你已經算是給面子了,請一ㄊㄨㄚ,先找找門在哪裡(這是部落說法,意思是:門都昧──有)

這讓我想起二十幾年前剛到花蓮富里任教那一年,我帶的是六年級,鄉間的孩子較活潑,但讀書是痛苦的一件事。我承認自己年輕氣盛,極度想要將學生敎好(指的是學業成績)

快近中午的第四節數學課,後座的孩子嬉玩著不聽課,幾次告誡仍然不聽,叫到前面也拖拖拉啦,腦海升起「死老百姓」的軍中術語(剛剛從金門退伍下來),學生一到將桌前,桌上正好一支細竹枝,我掄起來就往前一掃,正好掃過學生眼下一吋的臉龐,自己頓時嚇呆了(幸好沒掃到眼睛,那不就瞎了),全班也嚇的鴉雀無聲,孩子登時木在講桌前,我大聲的(好壓下自己的害怕)對同學問:「誰有萬金油?」給學生擦上,下課鐘聲響了,學生也回家吃飯。

整個下午,我就在家長可能會衝到學校興師問罪的恐懼中渡過。結果安然無事。

放學時,學生怯生生地說:「老師,我爸爸請你六點到我家來!」我心想,完啦,才剛剛敎第一個月的教師生涯看來就要報廢了。「有說什麼事嗎?」學生搖搖頭,他臉上那道竹痕依然像一條筆直的小蛇極欲衝出肌膚。

傍晚近六點,該來的總是要來吧!硬著頭皮來到學生家,木門緊掩著,我已經想像到再過一分鐘我的處境大概就是跪在地上向家長求饒──「我不是故意的、我的心太急了、我錯了、求你給我一次機會,我上有年邁雙親下有……」。懷著忐忑的心情我敲了那雙沉重的木門,我低著頭,擠出懺悔不已的痛苦表情,木門「伊啊──」敞開,不會吧,我眼前居然是一桌豐盛的──簡直就是山珍海味──晚餐。

老ㄙㄨ─,坐這裡啦,我這囝仔就是不聽話,騙肖,不聽老師的話你給我打給他死,你(指孩子)還敢坐,給你老爸站一邊,先給老ㄙㄨ─對不起,天地君親師,世界排第五,你敢給我不敬……學生家長一邊帶著我入座,一邊夜市叫賣般的數落孩子──那一晚我吃的酒足飯飽,和家長聊天道地,生平未曾有過的快事。

在富里執教的那兩年,我受到家長熱情而質樸的尊重,也讓我感到必須以「拼命」的精神來教學生。

今天這頓筵席,讓我想起二十多年前的往事,我特別在席上說出這件事,並且感念家長與老師相互間的尊重與信任,這種感覺,經過二十多年後又回來了。

離開的時候,請客的轉學生家長特別送到門口,說是孩子在舊學校的班上有差別待遇(導師對孩子太好了,功課作業沒帶沒寫督法外施恩),和導師溝通幾次均未果,覺得這樣對孩子只有害處的習慣養成,於是轉到山上的本校來。開學已一週,孩子很快樂,學習上也輕鬆愉快,於是決定請學校老師兩桌,並且強調──不是打公關,我只要孩子有正常的學習。

家長如此關心孩子正常的學習,以尊重和關心的態度與老師交陪,老師還能做什麼呢?就是認真於教學,關心學生日常生活的各種表現,如此而已,盡心盡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