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惡魔島主與七小福
關於部落格


我最近的書籤HEMiDEMi
  • 240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 兩首廣島原爆詩

佛萊德先生探頭看著矮窗台

已需要上油漆,它已出現裂紋

但還好雨水尚不致滲進來

還可以再拖上一段時間

現在是他輕鬆閒適的時刻

端詳著他的蘋果園,還有兩株小梅樹

而樹下有張紅色的蜜蠟紙

這真是美景當前,一片寧靜,而妻子

則在抹平花床

它沿著屋角迤邐展開。他聽得見

一個蘋果掉落的聲響

這成了幸福慵懶日子的插曲。而今天

跨過世界的另一端

一架叫做伊諾拉蓋的飛機

飄翔空中,慢慢的伸出

一個幾乎無法看清的長管子

在一端繫著雷管線

可以讓另一端發射引爆

讓這不起眼的索線炸開

發出比太陽更刺眼的光芒。其下

則是廣島這木造的城市

難道在那裡沒有一個人

也正好拉開臥室的窗門

也探頭看著他的花園,心裡想著

晨光閃耀在竹幹

和藍天間

這一切多麼美好,好好的去體驗

我該把窗門上漆了

但沒關係,還可以拖一陣

反正雨還沒滲進來。

對於廣島的原爆之害,身當其鋒的日本詩人三吉( Toge Sankichi, 1917-1953)也曾留下《原爆詩集》以誌其哀。三吉是大阪人,後至廣島求學,他親身遭到原爆事件,被大量輻射線傷害而罹病早逝。他的詩集裏,在一首《列焰》中即有這樣的句子﹕

廣島的

烈焰之夜

將它的光芒照到了睡中的眾生

此後

歷史已等於設下了埋伏

對所有那些自以為是上帝的人們。

三吉將「親身體會」拉拔到哲學的高度,米能布蘭德反過來將「身歷不其境」挪移到日常生活,兩詩俱現詩的「恐怖」,那是屬於人類對不可知的「寧靜」恐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